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 > 章节目录 220:开馆
[笔趣阁wap站:m.7biquge.net]    刁妈妈手里攥着一个小钱袋子,看着对方的背影,站在清风明月馆前,独自凌乱。

    原想着给对方一个封红呢,奈何人家跑的太快,自己都没送出去。

    捧着木匣回到后院,刁妈妈开口招呼素娘等人,“素娘,娇娘,你们几个都过来。”

    素娘几人听到动静,从自己房中来到中间的主楼,就瞧见刁妈妈已经等着她们了。

    “这是陛下送来的,里面有曲谱和话本,你们拿下去看看,如何演练先看你们自己的能耐。”

    里面的曲子很多,谢琅倒是不担心这群姑娘们不会,毕竟她们个个都可谓是行家,能成为青楼里的招牌,只靠着一张脸注定落入下乘,必定是有真本事的。

    而长安城是如今大周的国都,更是南离近数百年的京师,能在长安城成为最好的花楼里的花魁,放在千年后,素娘就是国内顶级天后咖位的人。

    说是一线,都拉低了她的身份。

    最上面那首曲子,素娘取出来后,搁置在面前的桌上,然后纤纤素手抚上琴弦。

    阁内的姑娘们此时也停下了话语,各自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或靠或坐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听素娘弹琴唱曲。

    “……推开门烟火中的红尘,宣纸上是故事里的人……”

    一曲终了,阁中的众姐妹纷纷面面相觑,然后忍不住道好。

    “素娘姐姐,真好听。”苑苑羡慕崇拜的看着素娘。

    素娘虽说是楼里的花魁,可是她性格温和,对谁都好。

    有时候楼里新来的姑娘惹得刁妈妈不高兴,素娘也会帮忙说和两句,因此在楼里众姐妹们中的口碑非常好。

    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也是颇具才情,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年轻公子对她心生爱慕。

    只是素娘知道自己的身份,从来不敢高攀。

    在楼里,至少还有一份温饱,并且日子过得也不难。

    可若是被人带走,囚禁在巴掌大的后院里,日子必然过得艰难。

    带到红颜逝去,她的下场谁又能说得准呢。

    如今她算是熬到头了,自己消掉了奴籍,算是恢复了自由身,可是若离开花楼,她又能去哪里?

    素娘对自己的相貌颇有自信,若没有足够的能力,没人护着,她必然是要屈服于一些不喜欢的男子身下,那不是她想要的。

    她并非是自傲的人,却也知道自己的能力,压根就不是个能够洗手做汤羹的性子。

    十一月里,长安下起了第一场雪,天气弥漫在一片白茫茫当中。

    也就在当晚,清风明月馆在漫天飞雪的黄昏,正式开馆。

    之前满京城都在关注着这里,一直都是长安城内最顶尖的青楼,居然重新整顿,日后不再存在暗娼,只是众人听曲儿看戏的地方,而且只在下午酉时正到亥时初的两个时辰开馆,其余的时间拒不招待客人。

    并且每次进入都要现场购买入场票,票价倒是不贵。

    前面的楼里,共有座位三百六十个,整个表演大厅只能容纳这么些人,每次入场的费用是八十文。

    当然你若是来的频繁了,可以办理月卡,缴纳月卡会有优惠,只要持月卡过来,就可以免费入场,当然你得提前预定地方,若是在你预定的时间内吃到了一刻钟,之后位子就不会给你留了。

    同时,馆内还供应瓜果点心和酒水,这才是大头。

    开馆的第一日,谢琅就招呼群臣来这里凑个热闹。

    林浦作为副相,是不喜欢流连这种地方的,得知陛下要招待群臣去那边,顿时不赞同。

    可到底是没有当面说出来,毕竟苏相那边却并没有任何举动。

    当晚,刁妈妈就已经把大堂再次巡视了一遍,然后激动又期待的站在馆前等带着,周围其他的花楼对此也很好奇,却也知道,清风楼里没有了暗娼买卖,他们的生意说不定就能好一些了。

    一直到夜幕降临,整条街的灯笼都点燃起来,众人远远的看到,一个女子带着一群男人走了过来。

    之前不少人就得到了消息,知道这是陛下带着朝臣来清风明月馆游玩。

    不少读书人对此有些愤愤,身为帝王,却带着朝臣来公然逛青楼,这是何等的有伤风化。

    可是看到皇帝,你该跪还是得跪。

    “贱妾携清风明月馆众人,恭迎陛下大驾。”刁妈妈赶忙带着众人跪在地上。

    “起来吧。”谢琅抬脚跨进去,最外面是售票处,在这里交钱取票后,顺着里面就可以直接去到演播厅,进门后左手边是为客人提供酒水和瓜果点心的地方,演播厅在右手边。

    取了一块精致的小木牌,谢琅带着人走了进去。

    大厅内燃着不少的宫灯,映照的整个演播厅亮如白昼,座椅有单人座和双人座,而且座位与座位之间都有一个方桌,是摆放茶水点心的,同时按照座位和方向的不同,价格自然也就不同,最便宜的是八十文,看的最清楚的前面位置则高达五百文,对于常年流连于花楼的人来说,自然是不在意这点银子的。

    谢琅就坐在最前面,其余的朝臣则是依次坐在她周围和身后的位置。

    等到谢琅众人入内,其余的普通人这才买牌子入内。

    不说今晚能看到什么,只是就近距离的接触到这些朝廷命官和陛下,就值得花钱来看了。

    等到大堂内坐满了人,刁妈妈才走到台上,抬手向下压。

    大堂内的人没多久就彻底安静下来。

    “各位,自今日起,我们清风明月馆就正式开馆了,日后这里不再做别的营生……”刁妈妈这张嘴其实很厉害的,只是这段时间一直都压着,毕竟她的身份现在变了,成了陛下的人,自然就不能载入往常那边谄媚的没边儿了,本想着再次发挥一下自己的口才,可是当看到坐在前面正中央的陛下,满肚子的话到底是咽了下去,“先听听素娘的新曲儿,然后再看一场戏。”

    很快,素娘就抱着琴来到前面,唱的是之前谢琅送来的曲儿。

    这些曲儿都是谢琅让未来找出来整理,她抄录下来的。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

    “你方唱罢我登场,莫笑风月戏莫笑人荒唐……”

    “道无情道有请费思量……”

    谢琅手指轻弹椅子扶手,素娘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的,唱的很好听。

    而其他的看客听到这只曲儿,都有些诧异,毕竟这样的曲儿算是开了先河了吧?

    是从未听过的。

    素娘唱完后,谢琅抬手拍起手掌。

    其他的人见状,也纷纷拍手附和。

    不说别的,只是那段儿类似戏腔的嗓音,就格外惊艳了。

    观内的男女服务生穿着统一的衣裳正在座椅间游走着添茶送点心,格外的忙碌。

    随后,大幕关闭,随后再次拉开。

    众人就看到一位风姿妩媚的女子,此时正在房中愁眉不展。

    经常来清风楼里的人都知道,这个女子正是娇娘,仅次于素娘的名妓。

    此时在旁边,一道清润的嗓音叙说着旁白。

    “桑芷儿,翠云楼的当家花魁,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诗词歌赋更具才情。”

    随后站在娇娘身边的小姑娘上前劝道“姑娘,今儿郊外的桃花已经开了,不如婢子陪您去赏花吧。”

    娇娘饰演的桑芷儿佯装看着窗外,最终叹息着点头答应了。

    随后背景更换,一张巨幅的桃林图案出现,台上有七八个人也在赏桃花,这些都是楼里的姑娘们假扮的,有男有女。

    很快,桑芷儿就把视线放到了一个穿着贫困的男子身上。

    那男子相貌很是秀气,即便是素衣也遮不住那好相貌,对方是楼里的青樱姑娘,个子比起娇娘要高出半头,饰演男子倒也合适。

    随后的画面就是桑芷儿与这位叫做张生的书生安生暧昧。

    一番你来我往,倒是看得台下的不少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两人谈诗作赋,执笔作画,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是一对真正的有情人。

    桑芷儿作为才貌俱佳的花魁,身边绕着众多的富贵子弟,甚至很多人都提议将她赎身娶回家,却都被桑芷儿给拒绝了。

    这日,楼里的妈妈找到了她。

    “芷儿,妈妈教养你多年,若是遇到好的归宿,妈妈肯定会放你走的。”

    “妈妈,女儿喜欢张生。”她娇羞的说道。

    孰料,妈妈一听顿时恼了,“你,让妈妈说你什么好,那张生只是个连饭都吃不上的穷书生,你跟了她能落得个好?妈妈这些年对你精心栽培,你怎么就看上了他?”

    “妈妈,女儿非张生不嫁,死生相随。”

    妈妈被气的当场离开了,只是临走时告诉她,日后她必然会后悔的。

    可惜桑芷儿就是认准了张生,不撞南墙不回头。

    台下不少人都觉得那妈妈忒不近人情,人家明明就是一对有情人,何苦要拆散人家。

    而且也赞美一句桑芷儿,是个不慕富贵的女子。

    画面一转,张生得知桑芷儿的决定,大为感动。

    他握着对方的手,深情道“芷儿,带的日后我高中,必定会十里红妆,娶你过门。”

    桑芷儿一脸向往与幸福,“嗯,我等你。”

    之后台上就是两幅画面,左边是张生在灯下苦读,右边是桑芷儿在楼里弹琴待客。

    在旁白的数年后的奏幕中,张生要进京赶考了。

    只是张生家境贫寒,凑不出进京赶考的盘缠。

    桑芷儿二话没说,取出自己存了多年的体己,甚至将一些朱钗收拾都卖掉,给张生凑足了进京赶考的盘缠,随后在码头上送别了对方。

    两人依依惜别后,桑芷儿就在楼里日夜等待着情郎归来娶她过门,只是楼里的妈妈却每次看到她都无奈叹息,分外心疼。

    数年后,桑芷儿在无尽的思念与等待中,终于听人提到了张生的消息。

    还是来楼里喝花酒的客人说的,说是当地的状元郎带着公主回乡祭祖。

    桑芷儿随后听到那位状元郎就是张生。

    等到她急匆匆的赶过去后,得知对方已经离开了。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回去后就给对方去了一封书信。

    此时台下的人都知道,那个张生定然是考中了状元,负了这位女子。

    多日后,楼里的妈妈捏着一封信走了进来。

    “芷儿,快点看看,是京城的来信。”

    桑芷儿本来憔悴的脸蛋,顿时散发出光芒,赶忙起身接过信,迫不及待的打开。

    只是下一刻,所有人就看到她身子一个踉跄,狼狈的将那封信拍在桌上,整个人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瘫软在圆凳上。

    两行清泪滑落脸颊,神情苍凉。

    “哈哈哈……”

    “芷儿,怎么了?”妈妈赶忙上前。

    她颤抖的手,举起面前的那张纸,上面只有两行字

    “半点朱唇万人尝,怎配我这状元郎……哈哈哈。”

    台下的不少人都愤怒了,那个张生简直就是畜生。

    若没有桑芷儿在背后的付出,那张生现在指不定早已穷困潦倒的饿死在那个犄角旮旯了。

    明明临走前承诺,高中后回来十里红妆娶桑芷儿过门,谁知道居然高中后成了驸马,抛弃了这个一直苦等他的女子。

    最终还以这十四个字来羞辱他。

    你可以直接和对方言明,却也不能将她的这片真心,如此践踏。

    比起那些所谓的书生小姐的话本子,这幕戏才是真贴合现实的。

    “那张生真是可恨。”

    后面,一位看客咬牙说道。

    他的同伴也握拳轻锤桌面,“这样的人别让我遇到,不然我非得揍他一顿不可。”

    台上,娇娘躺在软榻上,面色苍白。

    楼里的妈妈心疼的看着她,暗自垂泪,“芷儿,你这是何苦呢。”

    “妈妈,若有来生,我定然听你的话,绝不轻易将自己的真情相付……”

    最终,桑芷儿积郁成疾,离开了人世。

    “桑芷儿倾尽所有,最终助一位负心薄幸的男子一步登天,而她的满腔真情,成了那薄幸男儿的踏脚石,不到半年,一代名伶,便郁郁而终,魂消香散。”

    旁边是一位男子的声音。

    “半点朱唇万人尝,怎配我这状元郎,十四个字,字字诛心。”

    “某认为,无她朱唇万人尝,何来你这状元郎。”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之后,娇娘等人离开,琴声起,素娘的声音在大堂内淡淡传荡。

    “十一笔情字终于生成,相思债却催痛痴心人,屋檐下的等远处的箫声,一声声断肠勾魂……”

    所有人听着这首歌,想到之前娇娘的演绎,心里情绪如潮涌,不断翻滚。

    周钰看完后,凑到谢琅耳边,低声道“这话本子定然是陛下所写。”

    谢琅眉目染笑,清澈如外面飞舞的漫天白雪,“你怎知道?”

    “如此结局的话本,旁人写不来。”

    “你倒是了解朕。”谢琅打趣道。

    周钰能说什么,这些年两人几乎是日日朝夕相对,她在自己面前也从来都没有遮掩过,自然是了解的比旁人多一些。

    “若是你站在张生的立场,你会如何做?”谢琅突然问他一句。

    周钰沉默许久,最终摇摇头,“不知道。”

    他说自己肯定会回去取了桑芷儿,可这也只是漂亮话,毕竟没有真正的站在那个立场上。

    若是一朝高中状元,却取了一个青楼女子,或许在某些人口中这是深情不负,可是在朝中却注定很难高升。

    在不同的地位,会有不同的圈子,而朝中的官夫人即便再差,那也是正经人家的农户女子,好的则是大家闺秀。

    身为当朝状元,却娶了一个青楼女子,恐怕很多的同僚都不愿意与他接触。

    张生应该是真的喜欢过桑芷儿的,奈何比起前程,她只能被抛弃。

    可同样的,有句话周钰是赞同的。

    无她朱唇万人尝,何来你这状元郎。

    你欠着债,理应偿还。

    钱还钱,情还情。

    所以,这张生的骂名背的不冤。

    “陛下呢?”周钰想知道谢琅是如何想的。

    却不想,谢琅同样摇头,“不知道。”

    在谢琅看来,成人的世界,是靠着利益来运转的。

    一切的恩怨,都在利益的驱动下不断的深陷,无人能够挣脱。

    “尽量做到不辜负吧。”看着上面的女子,这首曲儿结束后,今天的演出就要散场了。

    “明天还有吗?”

    “有,不过就会换个戏本了。”谢琅端起茶碗,里面的茶水已经有些微凉,她也不在意,“这里也请来了几位写戏本的先生,就是不知道效果,之后再看吧,不行的话,就让未来整理。”

    一曲结束,今儿的活动也就算是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二姐姐,咱们回宫吗?”谢宸之前看戏的时候嘴巴一刻都没停。

    “不回宫你还想去哪里?明儿可是要上课的。”

    “去美食广场买点吃的?”

    谢琅在他脑门上揉了揉,“回宫吃,外面下雪,也快宵禁了,那边想来是没什么人。”

    “好吧!”

    在门口,众人各自散开,边走还边讨论着今晚的戏,都想着日后有时间再来看看,就是不知道是否日后的话本,是否还会这么精彩。

    ------题外话------

    今儿更新的早,就这一章。这几天事儿比较多。再加上还要倒时差,没有状态。

    昨晚做饭,中途没气儿了,啃得冷馒头。

    现在出门买燃气去。

    ()

    ap.www.7biquge.net阿甘小说网 [记住我们:www.7biquge.net  笔趣阁  手机版 m.7biqu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