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太子有疾奴家有药 > 章节目录 第138章 封城池,逼上绝路

第138章 封城池,逼上绝路

[笔趣阁wap站:m.7biquge.net]    忘忧正想要沈熹年去跟船工说下个码头靠岸他们要转走陆路,船舱外面便传来船工的询问声。、

    “沈大人您歇下了吗?”船工小心翼翼的敲了敲舱门。

    沈熹年起身去舱门打开,问“还没有,什么事?”

    船工歉意地说“刚才有个相熟的哥们儿往京城方向走,跟我说前面各种船只都禁行了。说是因为瘟疫的缘故,除了朝廷特令的船之外,都不许过桃花坝。所以小的来跟公子说一声,您若旨意要去江宁府,得改走陆路了。您放心,您给的船钱是到江宁府的,这里到江宁府还有二百里的水路,我退您十二两银子……”

    沈熹年摆摆手,说“银子就不必退了,你拿着吧。只是你把你那个相熟的哥们儿叫来,我有几句话要问他。”

    船工忙躬身道谢,并应道“多谢大人,我这就去给您把他叫来。”

    没多一会儿,船工引着一个黑黑瘦瘦的男子过来,并为沈熹年引荐道“这是我远方的侄儿,叫吴大兴,也是在这河上行船混饭吃的,他今儿刚从江宁府回来,大人有话尽管问他。”

    “沈大人好。小的给您见礼了。”吴大兴殷勤地向沈熹年行礼。

    沈熹年便在船舱之外随便坐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矮凳子,说“来,坐下慢慢说说。”

    吴大兴坐下后跟沈熹年详说江宁府的境况“大人是不知道,现在江宁府的街上到处都是死人,很多官差也染了疫病。这病一旦染上就上吐下泻,青壮年只需三两天便爬不起来了,老的小的就更甭提了!”

    “朝廷不是有官员赈灾吗?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个境地?”沈熹年纳闷的问。

    吴大兴摇头叹道“具体的情况就不知道了,其实我们根本就没进江宁码头,在离着江宁成三十里的地方把船靠了岸,把船上的货物卸了就赶紧的回了!”

    “你都没进江宁府,怎么知道里面的情景?”

    “大人有所不知,我船上刚好有一家从江宁府逃难出来的人,他们家那娘子是个十分洁净的人,入口的东西一向谨慎,所以这家人幸好没有染上疫病,他们也有些家底,便趁着封城之前使了银子一家人出城来,一路向北说是去京城投靠亲戚去。我这都是跟那家爷们儿聊天,从他那里听来的,虽然不能十分的准确,但至少也有十之六七。我四叔说大人是刑部的官差,想必这事儿跟您也没啥关系,您听我的劝,赶紧的回京吧。现在什么差事能比得上命重要?”吴大兴摇着手里的破蒲扇,无奈地叹道。

    沈熹年心思一动,笑道“不如这样——长夜漫漫也没啥事儿可做,我也带着女眷,而且我妹妹厨艺了得。不如我们来做东,请你船上的客人过来喝两杯,如何?”

    吴大兴吃不准沈熹年的意思,便回头看他四叔。那老船工笑道“沈大人是靖西侯府的公子,对咱们这些小老百姓能跟他一起吃酒聊天,那是上辈子积下的福德。你还愣着干什么?难不成你船上的客人也是王公贵族不成?”

    一听沈熹年的身份,吴大兴立刻两眼闪光,忙赔笑道“这倒不是,他们不过是生意人罢了,手中有点子黄白之物而已,可不敢跟小侯爷拿乔儿。小侯爷请稍等,小的这就去替您传话儿。”

    忘忧带了面纱从船舱里出来,往船尾去找船娘挑了些蔬菜,开了炉子做了几样下酒的小菜。船工抱着一坛子酒过来,沈熹年拍去酒坛子的封泥,一阵酒香在岸边飘散开来。

    吴大兴带着一个中年男子上了船,那人不等介绍,便率先向沈熹年拱手行礼“小人钱实秉见过沈公子。给沈公子请安了。”

    “钱先生客气了,请坐。”沈熹年拱手还礼,又侧身让座。

    好一阵寒暄客套之后,沈熹年做了主位,请钱实秉在左手边落座。吴大兴叔侄二人入座相陪,四个人推杯换盏,借着江上的清风明月聊了起来。

    原来江宁府刚开始有疫情的时候,朝廷便派了人来赈灾防疫,也就是沐霖跟赈灾钦差一起到的那时候。原本疫情并没有这么严重,但洪州的彭蠡湖堤坝被冲垮了,湖水肆虐不但把周围的村庄都淹了,还把官府修建的收容所给冲翻了。那里原本就是疫情高发地,收容所里都是患了疫病的将死之人,收容所一塌,里面的活人和死尸被冲的各处都是,所以,带着疫病迅速扩散开来。

    原本江宁府指挥使和上头派下来的钦差大人已经选好了地方重新修建收容所,要把患了疫病的人分出去。这都已经修好了,可团练使大人说上头有令,要封了江宁府。不许江宁府的百姓出城。

    “我幸好早得到了一点消息,带着家人收拾了细软连夜出城了。否则,现而今我们一家人也得被困在城内,跟那些染了疫病的灾民们一同等死。”钱实秉十分感慨且庆幸地叹了口气,端起酒杯滋溜一声把酒喝进肚里。

    “想不到钱兄还真是有些门道,敢问你水北四环跟瓷都钱家是一家人?”沈熹年不动声色地问。

    “虽然说一笔写不出两个钱字,但我这一支跟瓷都钱家的血缘已经淡了许多。不过托祖上的福,我跟钱家二房的关系还不错,不管是生意上还是其他,都有些来往。”

    “这就是了。”沈熹年笑了笑,又说“我跟钱丰明有些来往,知道他是有门路的人。”

    “小侯爷自然路子广,钱大公子能巴结上您也是福气。以后还请小侯爷多多提携小人。”

    “这个好说,你刚说封城上头的命令?是当今天子的旨意吗?”

    “小侯爷这是明知故问吧?现而今连我这平头百姓都知道天子身体不适不问政事。灾情疫情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太后娘娘的主意了。”钱实秉喝了两盅酒,又一心巴结沈熹年,便也没藏着掖着。

    “太后果然是当机立断啊!”沈熹年一边叹息一边给钱实秉倒酒,又问“钱兄,以你看,江宁城里的百姓果然都十有八九染了疫病吗?”

    “倒是没那么严重……十之四五吧。虽然这疫病传得快,但据说朝廷这次派了一个既有经验的太医……不对,不是太医,是军医。说是这位林大人在西北军营的时候就除了一场疫病,当时整个军营十万驻军,染病者将近三分之一,最后只死了二百多人。这可是闻所未闻啊!”钱实秉说道最后,眼睛都亮了起来。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这么着急离开呢?生意都不要了,抛家舍业的奔了京城去,这得多大损失啊?”沈熹年又问。

    “若是不封城,我们自然是不会离开的。小侯爷说的没错,抛家舍业的谁不心疼呢?旁的不说,我家后花园的酒窖里藏的十六年的女儿红足足一百八十坛!嗳……”钱实秉心疼的咧着嘴,又叹道“可是,封城啊!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是要放弃这一城的百姓了!您从京城来,这一路上可见着灾民?”

    “灾民自然是见到了。不过也都是些体面的灾民,即便顾不了车马船只,但至少还没有沿街乞讨。可见能往京城方向去的都是些家境殷实的门户。”

    “所以说嘛!”钱实秉压低了声音,悄声说“上头是想让这一城的百姓自身自灭吧!据说,赈灾的粮食都送去北境做军粮了!封城之后,城中百姓就算没病死,也得饿死!”

    “这可不能胡乱猜测!”沈熹年皱眉说道。

    钱实秉忙抬手抽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赔笑道“瞧我这张胡说八道的嘴!小侯爷说的没错,小人见识浅薄,哪里懂得这些国家大事啊!这都是道听途说罢了,小侯爷只当是听个笑话吧。”

    “你也别多心,我并没有旁的意思。只是觉得江宁府这么大的一座城,朝廷不会说放弃就放弃了。再者,你刚才不是也说,朝廷已经派了最好的军医来解决疫情了吗?”

    “嗨!不说这位军医还好,我就是听说……”钱实秉警惕地看了看周围,又凑近了沈熹年的耳边悄声说,“就是听说这位林大人跟团练使不和,团练使已经把他给之到洪州去了。说那里的灾情最严重的,疫病也最厉害。治病治根儿,说只要洪州的疫情得到控制,这病根儿也就除了。可是洪州那地方如今是一片死海!除了占山为王的那些匪类,哪里还有活人呢?你说这林大人去那里不是送死吗?”

    “此话当真?”沈熹年立刻变了脸色,一把抓住了钱实秉的手腕,皱眉问“这样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哟!疼……疼!小侯爷息怒啊!”钱实秉咧嘴求饶。

    沈熹年放开手,又追问“你说林逸隽被驻军团练使指派去了洪州,这事可确切?!”

    “怎么不确切?驻军团练使的夫人跟我家夫人是手帕交!这点事儿也不是什么军机要务,只怕江宁城的半数百姓也都知道了。”

    “咣”的一声响从一侧传来。

    沈熹年等人忙回头看时,见目瞪口呆的忘忧脚下有一盘素炒茭白,盘子掉在甲板上,菜和汤汁弄脏了她淡蓝色的裙子。

    ()

    ap.www.7biquge.net阿甘小说网 [记住我们:www.7biquge.net  笔趣阁  手机版 m.7biquge.net]